新增網頁1 照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95323836@N00/sets/72157603401452262
/
鄉親阿,一切都是因為出差,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想把旅費花在韓國上。對於韓國印象如何呢?且聽我細說分明。

下文所提到的關鍵字都以消音處理~保持低調嘿,噓!

此行主要目的為參加某展覽,回國後除了讓我對韓國的旅行印象稍作改觀外,也讓我對台灣官方單位的執行力感到大吃一驚。那天早早來到桃園機場後,很自然的將行李check-in等待,沒想到在集合後某基金會執行長得知我居然好大膽擅自check-in而沒等他們將送韓國貴賓的高樑酒一一分配各校托運後(據說韓國人酷愛高樑酒,又據說高樑酒不能整箱托運,必須塞在個人行李中,以免引起飛機爆炸之類事故,所以每人都必須分配三瓶高樑酒),因為太生氣了,顧不得形象的在其貼身助理和各校代表前對我大發雷霆,並看著我左後方的空氣大聲宣布「真是太沒有團隊精神了!這種學校我們最不願意服務了!」當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對於少一件行李可塞酒瓶而比較震驚,還是我當場對於事前有這項決議而較為震驚,還是不敢吭聲的旁人在暗自慶幸之餘,為懲罰之可怕感到害怕。其實第一個跳入我腦海的念頭是,糟了,算命說中了!我果真會得罪主管!

在那發窘的數分鐘內,無人膽敢對我伸出援手,只有某校的國際長面帶嘲弄的對我笑了一下。

稍後執行長似乎回想起理智,我也為事先不知道的決議而感到羞愧(哦!我真沒想到我的小小疏忽可能會讓某位韓國小科員沒領到珍貴的台灣高樑酒,進而可能引發外交的困境 !真是不愛台灣哪),在我努力幫執行長推行李的一個空檔中趕盡可能解釋了為什麼我沒有托運高樑酒的原因,她這時候使用了大方明理的那部分人格,不斷道謝我的幫忙,又說怎麼會剛好沒有人告訴我這個消息,我也連忙趕緊識相的說,還有什麼需要請儘管開口 ,於是風波彷彿在各自假裝若無其事中結束了。

沒想到我在潛意識中還是驚嚇過度。登機後,原本照著空姐指示往飛機的肚子右轉,但走著走著,突然看到登機證上面標示的C6,我連忙逆著人潮往回走,企圖走到頭等艙的方向,乘客一陣騷動後,空姐跑來問我座位在哪裡,我說C6阿,空姐立刻瞄了一眼我手中緊握著小紙片後,冷靜的說,小姐,C6是登機門號碼,您的座位號碼在下方,28K。

最後我坐在該死的28K座位上,看著變形金剛電影,喝著可樂,在飛機下降中,邊打瞌睡邊抵達了首爾。

歷經了漫長的參展團員集合點名,某些團員就像耶穌三次呼叫彼得般不回應,在距離集合點很遠很遠的地方沈默且慌張的找尋我們,我們也疑惑又吵雜的四處張望,像隔壁說著廣東話的旅行團一樣引人側目。漫長的等待中,身旁傳來一陣酒香,喔,可能是行李搬運工太粗魯,把高樑酒摔破了,原本我想試圖安慰說些什麼「泡過酒的衣服可能比較不會褪色」但看看苦主的臉色,我決定還是閉上嘴巴。最後終於折騰著上了一輛巴士,讓行李在走道中隨著巴士的搖搖晃晃節拍一路到了首爾「世宗飯店」。

我在check-in時,很吃驚的發現,原本承辦單位答應幫我代為安排的室友自己已經和別人住一間了,於是我孤伶伶的列在飯店的雙人房名單上,就是說我必須為不在計畫中的寬敞付費。但和接下來的災難相比,其實這一點都不算什麼。 當所有參展代表走進飯店3樓的會場準備稍作布置時,主辦單位宣布有1/3的參展單位攤位背版海報韓國人輸不出來,所以明早正式開幕的展覽將有1/3攤位等著開天窗。接著宣布海報有問題的攤位後,大家都嚇傻了,對準執行長一擁而上,渴望聽到什麼一切都只是玩笑的話,但看起來此時的執行長是認真的。眾人一片七嘴八舌,喃喃自語或高聲抱怨,或試著保持理性找解決方法,但再狼狽,也狼狽不過被包圍的執行長和那位令人印象深刻、看似能幹的助理H。

儘管狼狽卻異常冷靜的執行長(這時候不得不佩服為何她能當上執行長)一句句詢問H是否在台灣做好聯絡,是否跟某駐韓台灣教育中心做好溝通等,然後鏗鏘有力的請韓國方面的K老師出來自行面對大家(再次佩服執行長的果斷)。每個人像抓浮木般抓著執行長、H助理、K老師、或任何有可能協助的人問問題。最後的一致結論是,想辦法重新上傳檔案給韓國廠商,一定要用illustrator軟體的AI檔,今晚11點以前一切還有得救。大家又各自散開撥電話回台灣,於是我先打了電話給AK,設法查到設計公司電話,再祈禱過了9點的設計公司會有人在,於是我得到了雙重結果;好消息是,可敬的設計公司這麼晚還有人接電話,壞消息是,接電話的只是業務,並不會使用美工軟體。於是我把騷動傳回了電話線那一頭的台灣,給設計公司,也給親愛的同事。幾番試圖讓倒楣的業務操作Illustrator後,我放棄今晚可能會發生的奇蹟,倒在房間的床上,fine,反正我不是唯一的倒楣鬼,而我確信我不是唯一這樣思考的參展單位。倒楣鬼裡可以令眾人乾脆雙手一攤,可稍做安慰的指標,包括總是拿到最多教育部預算的那所,包括青椒,包括幾所頗負盛名的私立大學。或許大家都在想,預定明天要出席的杜老爺看到了,會怎麼說?「一切都是阿共仔的打壓?」

稍做整理,我一派輕鬆的走到 飯店後面,在晚上11點多吃了韓式晚餐「蔘雞湯」。服務生端上特製的小鐵鍋時,雞湯還沸騰著,疊著蔥花的雞肉散發誘人的熱氣。用湯匙撥開雞胸,裡頭塞著一團糯米和紅棗,在冷冰冰的北國冬夜吃這種滋補養身的湯品,最幸福不過。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


[暖呼呼的蔘雞湯]


[在床上小憩的小NB]

 

 

    全站熱搜

    吉兒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