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變奏曲


夏日午後,她撞見一雙女鞋自她丈夫的房裡溜出,從此她在大街小巷溪畔港邊佇立嗅尋凝望追索那雙鞋的容貌膚色氣味聲音。一雙十雙一百雙鞋在她的腦海行走跺步疾行奔馳跳躍翻滾。一千雙一萬雙一百萬雙鞋在她的夢裡晃動扭擺招搖狂笑叫囂示威。她被踐踏踢打羞辱譏諷蔑視,卻無力反擊。一雙鞋自她丈夫的房裡溜進她的心裡,留下擦抹不掉的腳印。

他和他的情婦以唇齒為槍,在情欲的叢林獵取快感。他任由她的手指隨陰莖迴旋起舞;她任由他的短髭奔逐於沙漠的背脊,尋覓淫蕩的水源。

他寂寞的妻子用憤怒和絕望測量背叛的深度,用回憶打撈愛情的殘骸,然後將自己偽裝成一座池塘:嫉妒是青苔,焦躁是水草,包容是浮萍,諒解是隨風盪開的漣漪。

她的欲望像月亮一樣,總在夜晚升起。她怕黑夜。夜是一座滿布荊棘的黑森林,欲望是一群張牙舞爪的幽靈,而她則是迷途的旅人,創傷累累地一步步走進黑夜的陷阱。每個夜裡,她孤寂無眠地將自己平攤在床上,祭獻給黑夜。微風掀動窗帘,對街路燈的強光趁隙滲入,像鋒利的刀子在她身上戳刺,鏤刻,切割,撕裂。她感覺自己的身軀如碎裂的石膏像,向四面迸散;她聽見生命的碎屑如崩落的岩塊,向八方飛濺。
她凝視自己的身體,像巡視滿目瘡痍的災區。陰道等候補給,肌肉泥濘不堪,眼睛黑蚊孳生,頭髮雜草叢生,心肺堤防潰決,血管垃圾淤積,大腦交通中斷。

她凝視自己的身體,像翻閱一部戰敗國的史書。青春宣告投降,皺紋勒住頸項,黑斑占領手肘,痛風挾持膝蓋,腫瘤直搗子宮,沮喪擊斃乳房,憂慮進駐眼角。

她在月光下凝視自己的身體,憶起了她飽滿圓熟的初夜。

她掏淨耳朵,清楚地聽見他見異思遷的心跳。她擦乾眼淚,清楚地看到他喜新厭舊的容顏。

她蒐集他的無情她的寂寞,裝進記憶的倉庫,讓它們在秋天發霉冬季發酵,在春日枯萎夏日蒸散。

呼吸是窗,眼神是門,思念是床,沉默是懂,繃帶是體貼。浴缸喊痛,鹽詛咒,醋出走,書發霉,鏡子逃逸,餐後甜點苦笑,卡片相簿與檯燈寂寥對望。日曆歸來,塔羅牌擁抱,壁虎做夢,愛情咳嗽,百科全書失眠,維他命預約未來。鍋爐親吻蟑螂,電話揉搓耳垂,號碼躁動,錄影帶奔跑,洗髮精戲弄白髮。堆積牆角的廣告單吐個不停,螞蟻在垃圾桶邊調製歡樂加悲傷的雞尾酒。

離婚紀念日快樂──她闔上眼睛,向愛情道聲晚安。夜裡,她夢見愛神挨家挨戶把失蹤多時的愛情投入每一個憂傷女子的信箱。她們將久別重逢的愛人清洗,壓平,摺疊,像換季的衣服一樣,收進櫥櫃。男子吵著要空氣,陽光,和水;女子忙著打造堅實的大鎖,把愛鎖進櫥內,把背叛鎖在門外。 ●

■張芬齡,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現代詩啟示錄》,譯有《辛波絲卡詩選》和《聶魯達詩精選集》等書。曾任教花蓮女中,現已自教職退休。

得獎感言:我想述說的不是某一個女子的愛情故事,而是無數女子共譜的苦澀戀歌。從發現背叛到熬過苦痛到參透愛情本質的過程,是令人動容的。失婚或失戀女子對愛情仍有憧憬;愛情變了調,仍可以是值得反覆聆聽的動人旋律。參賽,是新的嘗試;得獎,是美好的體驗。

    全站熱搜

    吉兒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